<source id="46a0u"></source>
  • <source id="46a0u"></source>
    • 熱點新聞
      關鍵字搜索
    請選擇:
    關鍵字:
       當前位置: 首頁 >> 職工藝苑 >> 正文
    • 職工藝苑

    憶年關

    作者:馬瑜 來源:吳靖分公司 時間:2021-01-28: 09:32  

           隆重的年味撲面而來,陜北的年味兒似乎更濃一些,晚上回來的時候,發現路上已經有彩燈裝扮起來……成家后,對于年少了太多的期盼,有時候都覺得是忙碌的人們為大掃除、精心做一些傳統食物而找的借口,亦或,找個理由讓平淡的生活多那么一點點所謂的儀式感。
           兒時的記憶里,年是幸福的,有媽媽熬夜納的布鞋,鞋面兒是紅紅的條絨布,總是會在某一個早晨醒來,看見枕頭邊上做好的新鞋子。有奶奶找裁縫縫制好的花格子褲,連睡覺都不舍得脫的新衣服,穿上后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新衣服。
           年是鄉里鄉親聚在一起殺掉喂了一年多的豬。兒時的豬,夏天吃草,冬天吃我們這些孩子從洋芋地里拾撿回來的碎洋芋,兒時的豬肉只有年三十的最香!記憶里永遠定格著媽媽和奶奶做肉的情景,奶奶搬一個小凳子坐在灶臺邊燒火,媽媽圍著灶臺做一鍋的豬排骨!媽媽和奶奶永遠都有說不完的話,爐火紅紅的映著奶奶慈祥的臉,奶奶的皺紋里都是笑,從那時候起,我以為天下所有的婆婆和媳婦都如我的母親和奶奶一樣。奶奶如今80多歲,雖然耳聰眼明,但時不時會有一些我們無法理解的小情緒,媽媽說奶奶現在是家里的大小孩,讓我們都依著奶奶,讓著奶奶。
           年是那炒了一簸箕的瓜子,炸了一籮筐的麻花,烙了一整天的月餅。小時候,這些都是過年的大事情,辛苦一年的人們借著過年的由頭,做好吃的,甚至奢侈的吃一些平常不舍得吃的東西。因為年,所有的東西都有了幸福的味道,炒熟米,做渾酒,生豆芽,兒時的豆芽是需要土疙瘩和綠豆一起放在盆子里,在滾燙的熱炕頭,一天換一次水,歷經半個月才可以生出來的,我總是擠在煤油燈跟前,看著豆子一天天的變化,看著媽媽不畏麻煩的一年年做著所謂的年茶飯。背著炒好的豆子,在石碾子上去碾掉豆皮,推碾子的時候也不忘抓一把塞進嘴里,那是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炒豆子。兒時的豆腐,只有過年才能吃到,黃豆在水里要泡上一天,第二天會有鄰居的叔叔帶著他的打豆腐機子來,而后就是我看著媽媽將一種叫做鹵水的東西放進鍋里,一大鍋的豆漿慢慢變成了豆腐腦。柳條編制的篩子里放一塊白洋布,把豆腐腦放在白洋布里,瀝干水,上面放一盆水一壓,豆腐就成形了!蘸著蒜泥和醋,水煮豆腐是我們這些孩子的最愛。
           年是團圓,是所有在外的人必須回家的幸福。大姐沒結婚前一直回來,我們會圍著爐子吃媽媽做的涼粉,直到冷的發抖,爺爺總是樂呵的拿著他的煙袋看我們發瘋,直到姐姐遠嫁甘肅。對于一個年近八旬的老人來說,甘肅好比國外,記得從姐姐結婚的那個年開始,每一個年三十的晚上奶奶都會哭出聲音,嘮叨著她再也見不到姐姐,我會趴在奶奶的膝蓋上,安靜的陪著她,哭完了還不忘記提醒我,長大了嫁人一定不能嫁遠。姐姐和奶奶一起長大,直到長大后我才明白,那是一個花甲老人對親人最長遠的思念,是一份團圓的期盼,是一種無法逾越的情感!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每一個遠嫁的女人都有著無法言說的痛,是對家人的愧疚,是對團圓的希冀!
           我的記憶里,年的味道很重,因為習慣了年三十的豬排骨,結婚后,自己總會在年三十那天忙完家里的事情后偷偷跑去母親家里吃完了再回來,不是不舍肉,是不舍和父母親人一起的那一份熱鬧。母親依舊堅持著能傳統做的年茶飯堅決不買,我也便依了她,或許做的過程便是年的意義。只是,而立之年的自己,似乎開始害怕漸長的歲數和一年來碌碌無為的空虛,時光依舊不偏不倚,我依舊無所畏懼的為父母創造著關于年的儀式感。他們,曾用盡全力讓我兒時的記憶美好而豐碩,我愿帶著這中年所有的復雜陪他們過年!唯愿,年的味道久久,他們的幸福長長……

    •  
    •  
    国产成人高清亚洲一区,不戴乳罩露全乳的熟妇,国产精品永久免费,手机免费AV在线观看网址
    <source id="46a0u"></source>
  • <source id="46a0u"></source>